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图片

梦里一场花事了节能

2020-10-19 来源:

摘要:梦里一场花事了,道尽帝王无情,面具下那张脸,在靖蕴死时,到底是悲愤还是庆幸?或许真的伤心了吧,只是这世间伤心之人何其多。 庆和六年秋,残阳如血。靖蕴公主殁。——写在之前

那日日暮西沉,花落如雪般簌簌扑地,巍峨的宫墙被淹没在一片粉白之间,清阳宫阁楼顶上她身披嫁衣不禁感叹:在我求学的过程中,目似深潭,清秀的脸上泪痕涟涟,一滴滴飘落在裙摆渐成水渍,一双玉足 掩在屋顶的青苔间,残阳渐沉将幽蓝的天染成诡异的红,扬起的风尘带起她的衣角,在风中凛冽作响。

那年长安城内纷落的桃花树下,她手执落花立于溪畔,柳眉弯弯似画,巧笑嫣然间回首,他牵马立于桥头,白马蓝衣翩然出尘,双眸清澈如水,唇角一丝柔情乍现。霎那间这万千春色被心中那份蠢蠢欲动地情愫淹没,心间温暖涌来,却哽于喉间不能言出。

匆匆一眼便胜过世间无数相守,她朝思暮想,所写所画皆是他的模样,一字一句相思如海。她明白像他那样的人生来便是山中高人,应该找一处依山傍水青竹依依百花盛开之地居住,不该沾惹这尘世半分半毫,可心中那份悸动却隐隐然然,不知不觉间唇角勾起的沉醉笑意将那份理智葬送。

随风沓落的荼蘼在她脚尖飞起,白锦缎面的绣花鞋被花色染做浅浅的粉色,她顾不得众人异样的目光一路飞奔。宫前厚厚的陈年竹叶踩在脚底如冬季陈旧的棉絮,软软的,似她火热的心将这夏末的微寒退去,沙沙细索的声响如同一首缠绵动人的曲子,响彻在宫殿四空。

她未踏入殿门,却被一个男子爽朗的笑声吸引。她驻足观望,那一株海棠树下他一身戎装面容沧桑,只是双眸还似初遇时那般明亮。皇兄与他执子对弈,碧如翡翠的海棠叶落于他的肩头,他伸出手轻轻弹去,侧目时见她一脸错愕,眉目间柔情似水漾开,却忘了将子落下。

她何曾想到自己魂牵梦萦的男子竟是这兮越国最年轻的将军,她一言不发盯着他,眸光渐渐敛去光彩,层层泪影慢慢凝结成大颗泪珠,顺腮而下,半晌她忽的转身如蝶般逃了出去。他怔怔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苍白如枯叶之蝶,缓缓低眉落子,只淡淡说了句:“臣输了。”

中秋夜宴,她一身淡碧色云纹长袄,披了件绣了桃花的披风缓缓入了昭明台时,他再次沉醉于她的笑靥如花,早已沉于心底的情丝被扯出,绕在他的喉间让他透不过气来。她回头看他,天真清澈的瞳仁早已不复,多了的只有哀伤与阴霾,那是他给的,他低头饮酒,不知何时双眸雾起,再也看不清她立于水中央翩然起舞的模样。

曲尽舞罢,他已微醉,她投来的目光将他心底的情意燃起,再也无法收回。他忽的起身朝国主跪拜,呼道:“臣下倾慕靖蕴公主已久,还望陛下赐婚!”字字入耳,她掩面泪如雨下。国主早已有心将自己唯一的妹妹许配于他,又怎会拒绝,婚事在众人贺声中尘埃落地,她不顾一切扑入他的怀中,再也不管那是否是她想要的生活。

大婚那夜她惴不安坐于床前,大红色的盖头遮去了眼前的一切,她低眉只看到自己的双手在胸前缠绕,耳畔传来他推门的声音,脚步声轻微,她越发紧张,紧紧扯着衣袖。盖头被轻轻挑起,那双深情的眸子停在她的脸上,唇角微动柔声唤了一声“靖蕴”,所有的紧张难安瞬间化作虚无,他紧紧将她拥入怀中,在她耳畔呢喃:“自那次桃花树下相遇,对你之情深入骨髓,只盼此生与你长相厮守,直至天荒地老。”情意绵绵,红烛将尽,云雨巫山,却是情长。

大婚第三日,他正执笔为她画眉,却接到国君命他领兵出征的旨意,他长长叹气,她满心狐疑。她要进宫问问皇兄,却被他拥入怀中,瘦削的下颌抵在她的颈脖间,一滴两滴的温热滴落在她冰凉的肌肤上,电子商务市场快速增长。成都市政府大力推动本地电子商务发展她无声落泪。

屋外残阳如血,枯叶似落雪,风拂过脸颊薄薄的凉,她静静伏在他胸前,像只安静的小猫,他取了她发间的银簪,在石桌上一笔一划刻字,“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随着他落笔,她一字一字念着,接过簪子在旁刻下“君甫”“靖蕴”,两人相视一笑,笑容中却多了凄楚之意。

临行前夜,她将一个月白底色绣着紫藤的荷包藏在他的衣中,她没有告诉他那里面放着的是她的青丝,一缕一缕全是对他的执念。她不能告诉他,那些只会成了他上阵杀敌的牵绊,她要他安然无恙回来,再与她在长安街头的桃花树下对月相酌,许她生生世世不分离。

谁也不曾料到他这一去便音信全无,她常常对灯到天明,好多次梦中惊醒,梦见的皆是他满身是血站在她面前。她将自己紧紧裹在锦被中,想着这屋内还有他温柔的气息,曾经种种恩爱浮上心头,情丝缕缕早已如茧。小轩窗内,他执笔为她画眉,她垂目娇羞,脸颊绯红。她抚琴作《长相思》,他以箫和之,情深如是早已刻于心间。

时光飞逝已过一月有余,仍未有他的消息传回。她心急如焚思索之下进宫去,也是那一日她才明白为何皇兄会在他们成婚三日便让他领兵出征。她靠在殿门前身如斗筛,眸中泪水如断线的珠子一颗颗砸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憔悴的脸庞更加苍白,初秋的风扫过她单薄的身子,将她刮倒在地。

她失魂落魄回了府中,如豆烛光下,刻在桌上的字清晰如昨,眸中温情一如往日,纸笺上的字字句句皆是相思意。窗外月如钩,清冷的月光洒在兰花碧绿的叶上,却全无生气。滴酒不沾的她那夜喝了许多酒,摇摇欲坠的身子在清幽的月光下更显孤单。

九九重阳,她身披嫁衣出现在宫中,国主震惊,她却笑的坦然。悲伤慢慢萦绕上来,如一层一层的茧丝,缓缓将她缠绕,缚紧。她站在上清宫的阁楼顶呆呆的望着天边残阳似血将大半个天空染红,暮色由苍冥渐渐深邃,幽黑的天空如穹庐,无声无息笼住这混乱了人世,沾染无数的忧伤也变得萧索凄冷起来。

国主站在楼下唤她,她微微低眉,大声笑道:“多谢皇兄将我赐婚于李君甫,更多谢皇兄派他出征,让我知道世间人情冷暖,帝王家更无亲情!”夜风凛凛,将她的话传得很远很远,星河晦暗,风透过衣衫森森的寒,她却浑然不知,依旧笑着,笑的凛冽。

“那日你在御书房内与人商讨退敌之计,那时我便在殿外,君甫已被你秘密处死,我又何苦一人再留恋这世间,若你还心存一点温情,请将我与他葬于长安街上溪水之畔的桃花树下。”话未说完眼眶却已酸涩,星子如棋已模糊不清,凄楚之音回荡于上清宫上空,大红嫁衣被涌出的鲜血沾成了黑褐色,血将她的脸颊染成了惊异的红,已看不出本来面目。

夜风似乎更烈了些,国主竟有些站不稳,一双鹰目黯淡,一步一步向前踏着,暗金的皂靴沾染靴子,鞋上的金龙化作赤红,他扑在她的身旁,小心翼翼将她抱在怀中,用指尖擦拭她脸上嘴角的血珠,一声声轻声唤着:“靖蕴,靖蕴。”只是再也没有了回应。

温柔声音在风中呢喃,却似从空谷传来的悲泣,“我从来不知你爱他这般深,是我不好毁你一生幸福。若不是因为陈云生以我弑兄夺位之事要挟,我也不会命人暗中取他性命。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个时候你和李君甫会出现在那儿,还认出杀手是我的近侍。靖蕴,哥哥错了,我错了,你快点醒来,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所有的声音在散落的落花声中沉寂,尖锐而浓烈的疼痛在他身上骤然爆开,迅速蔓延至整个躯体。他知道靖蕴再也不会冲着她笑,撒娇,扯他的衣角。心口如烈火焚烧,阵阵眩晕,暗红色的血充斥着眼帘,再也看不清怀中人的模样,只剩下脸上肆意而落的泪水点点滴落在她的额头,冲刷着醒目的红。

天色微醺,绯光渐透,漫天深浓夜色,漫天如钻星子,似大婚那夜摇落,浮沉之间,跌宕如波澜。

共 279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具有散文性质的小说,说是散文,因为作者的描写有着散文般的意境,通篇看来,都是一个女子如泣如诉的歌唱,为爱情的歌唱,为爱情而离开这个让人悲伤遗憾的皇宫。说是小说,是因为这是一个凄美而感人的故事。作者将故事的主角定位在了皇宫,将军和公主的桃花树下相遇,从此便两情相悦。新婚三日,离别之痛不期而来,从此有情人天各一方。熟料想,只因权位之争,将军成了无辜的牺牲者,可怜可叹,谁说爱何在,只是宫墙深深。君已离去,公主临死前的声泪俱下,字字血泪,岂不是对这深墙大院,帝王世家的声声控诉?夜色浓,浮沉间,情如波澜铸传奇。欣赏,倾情推荐。——:哪里天涯【江山部精品推荐01 1111 0】

1楼文友:201 - 21:54:25 问好香香,很感人的故事,感谢赐稿江南,祝创作愉快!

2楼文友:201 - 21:55:24 关于靖蕴公主的传奇,关于爱情的歌唱,欣赏了,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2楼文友:201 - 22:24:08 大清早睡了个回笼觉,然后做梦了,起来之后就有了这个故事。。。哈哈。谢谢天涯哥哥。

楼文友:201 - 22: 0: 矮油,新人,你又写新作品啦?哈哈,,,不错,不错,加油。

回复 楼文友:201 - 02:27:59 我,我我我我我。我很早就写了

4楼文友:201 - 00: 4:44 结尾这样一改看着舒服多了,然后我表示,对于你居然能投错稿的无耻行为,必须砍了你。。。

回复4楼文友:201 - 02:27:26 你能温油点么。

5楼文友: 10:17:06 老师好,这篇小说写的好,值得学习和推荐,我拜读过几遍。每一次都有新的感触,先不说语言地道,只看布局就十分佩服,随着故事展开推动情节,不经意间把沧桑表达得淋漓致尽,真的佩服。

回复5楼文友: 11:12:52 叫我墨香就好,老师不敢当。

哈尔滨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
西宁白癜风好的医院
曲靖白癜风医院排名
友情链接
石家庄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