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一九三三年节能

2020-10-19 来源:

时间:一九三三年。

地点:赣南苏区。

人物:陈耀古:镇岗党支部书记中年

孙光标:赤卫队长中年

赖六秀:赤卫队女队长青年

银涛:赤卫队员青年

谢大娘:银涛娘老年

石柱:赤卫队员青年

陈大娘:陈耀古娘老年

凤仔:中年

芹婶:中年

马大爷:老年

汪师傅:理发师傅老年

二呙:青少年

幺妹:女青少年

赤卫队员若干人

群众若干人

敌人:沈团长:

邱师长:

络腮胡子:

唐六七:地主恶霸

士兵:若干人

首卷:(画面)巍峨的尊三围革命烈士纪念塔,尊三围裸露残存坚实的墙脚。流水琅琅的镇岗河。山坡上郁郁苍苍的松树。

(画外音)尊三围坐落在东江源,这里讲述着当年赣南苏区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九三三年,国民党一个团攻打了四十三天,尊三围这个红色据点终因弹尽粮绝被攻陷。围内二百多军民,除五岁幼童给劣绅拐卖,其余壮烈牺牲。苏区人民做出巨大的牺牲和贡献,尊三围仅仅是一个小小的缩影,尊三围人民永远值得后人传诵的光辉诗篇。

推出劲遒的片名《碧血尊三围》

尊三围:是用石头彻成的一座客家围屋,四边是炮角,墙壁上开有小窗。大门上边书写着壮实的“尊三围”三个黑体字。

围内出来腰挎驳壳的墩厚壮实的中年人,他一直往前走去,停下来举目眺望,随即往回去,他和围屋里出来的大年姑娘相遇。

赖六秀:孙队长,陈书记还没有回来呀。

孙光标:还没有,真让人着急,昨天就应该回来的,他要经过白区怕他有闪失。

赖六秀:咱们到前边去看看。(他们往前走去)

路的尽头有个人影,影子越来越大,一个眉清目秀身材欣长的中年人朝孙光标他们走来,赖六秀孙光标笑着迎上去。

孙光标:(拉着他的手)陈书记,等你回来等得我们心好急。

赖六秀:陈书记,掘指算你昨天到家,不会路上出了啥事吧。

陈耀古:油岗这地方发洪水,桥给冲毁多走了半天的冤枉路,梭镖全部发下去了吧。

孙光标:都发下去了,队员们还操练过三天。

他们进了尊三围。

尊三围内。谢大娘在自己的屋里端着簸箕颠簸着糙米,一会坐下来捡着杂在米的稻谷。

(外边的声音)陈书记几天没见着你上哪儿去啦?

(陈耀古的声音)开会去了

(外边的声音)陈书记、孙队长你们今晚到我家里来吃饭”

(孙光标的声音)“好呐,一定来。”

谢大娘从灶面上端来一小盘熟毛芋来到门前,刚好与陈耀古他们相遇。

谢大娘:陈书记,孙队长,吃毛芋,(抓来往他们手里放)

孙光标:谢大娘留着你自己吃。

谢大娘:陈书记,中午饭到我家来吃,六秀你带他们来。

孙光标:有啥肉下饭下酒呀?

谢大娘:没肉没酒,韮菜炒鸡蛋端得来下饭。

陈书记:(笑)大娘,改日一定来吃你的韮菜炒蛋。

他们走进大厅,赖六秀给他们斟来一碗白开水。

陈耀古:你们坐。

赖六秀:陈书记今次开会见着毛委员么?

陈耀古:没有,主持会议的是咱们邻近几个县的中心县委书记邓书记,毛委员没到会。

孙光标:邓书记一定是人高马大

陈耀古:他个头并不高,显得廋,颧骨很高。四方脸庞天堂饱满,我看是个大干大事的人,操有一腔四川口音,说话很风趣。

赖六秀:陈书记你会看麻蚁相罗。

陈耀古:不说别的,会上邓书对我说毛委员占井岗山很正确,我们从地主老财手里夺取尊三围做得很对,他说尊三围这个红色据点很重要,在安远是一盏灯是一粒火星,敌人从广东途经安远到瑞金的要道上,尊三围如一个卡在敌人喉舌上钉子,你们在尊三围一定站稳脚跟,他还说我们早就该把牌子亮出去,还有一件大喜事,县赤卫大队给我们一批枪支明天派人领回来。

赖六秀:咳,太好了。

孙光标:这真是雪中送碳呀。

第二天。陈耀古和六七个队员每每背着好几支枪,有两个挑着木箱,他们走进尊三围径直来大厅。

赖六秀抄写着部分队员名单。

赖六秀:(停住手高兴地)嗨,我们如虎添翼啦。(拿来一支枪拉动几下)

陈耀古:(拿毛巾擦汗)六秀你把这批枪发下去。

赖六秀:(点点头)好的,马上发下去

晚上。尊三围大厅里。陈耀古提笔沾墨在长条形的木板上写着‘镇岗苏维埃’几个字,字体端正清秀。写完把灯拎得特别亮。仔细端详(微笑)

谢大娘(进来):陈书记`

陈耀古:大娘,你有事?

谢大娘:是有事你忙你的,以后跟你说。(出去了)

第二天,红霞映红了大地。太阳露出半个脸。尊三围沐浴在阳光里。

尊三围大门前。英姿武武的赤卫队员,有背着枪(有背鸟枪)的有杠标镖的,他们排成两队。陈耀古和赖六秀双手端着,‘镇岗苏维埃’这块木牌从围里出来,木牌上端嵌着红花红布,后边吹锁喇放着鞭炮,牌挂在大门的左侧。

陈耀古:(激仰)乡亲们,同志们,这块木牌早就该亮出来,是咱们镇岗穷苦人民一件大事喜事,是我们穷苦人当家做主开始的日子,很值得庆幸。(大家纵情鼓掌)

陈耀古:往后登记婚事开路条其它什么纠纷都我们来苏维埃?

(大家高兴地窃窃私言)

大厅里。陈耀古和孙光标同时走进大厅,陈耀古斟来两碗开水,给一碗孙光标,他们喝完水。

陈耀古:孙队长(赖六秀进来)六秀,坐,转了几圈没找着你。扩红工作要抓紧,抓实,把现有的赤卫队加紧训练,要把选出小队长,中队长选出。

孙光标:有些女青年要求参加赤卫队。

陈耀古:完全可以。

赖六秀:唐家窝扩红工作总是发动不起来,阻力很大。

陈耀古:这里肯定有原因,有什么绊脚石。

赖六秀:据了解,那里有个恶霸叫唐六七,逃进了大山深处躲了起来,上个月的一个夜里摸回来杀害两名赤卫队的家属。

陈耀古:(擂拳)一定要把唐六七除掉,这对于扩红工作至关重要。穷人的腰杆才能硬起来,我们挂出的牌子才不会倒。

孙光标:抓他,我去。

陈耀古:那里的山形地貌我熟悉,我去。我不在家你俩要多加注意,防止民团袭击咱尊三围。

孙光标:你不能去还是我去。

陈耀古:别多说。

赖六秀:陈书记,你不能单枪匹马的去呀。

陈耀古:带银涛去就可以了。

晚上。夜空繁星点点。

陈耀古和银涛潜伏在菜地里,面对一座房屋。他们时而扑打着叮在脖子上脸上的蚊子。

银涛:前边的房子是?

陈耀古:哪是唐六七的家。

银涛:陈书记,唐六七今晚会回来吗?

陈耀古:说不准。

鸡鸣声声

陈耀古:天快亮看来唐六七不会回来的,靠着篱笆打个盹。

他们背靠篱笆慢慢地入睡。

天亮了。灶屋升起袅袅炊烟,有个大婶在灶前刷着锅。她听到叩门的声音,赶紧开门,大婶见着陈耀古和银涛,打量着他俩。

陈耀古:大婶,我们是唐六七的亲戚,请问他在家吗?

大婶:(冷冰冰地)你到别处去问,我不知道(往里走)。

陈耀古:大婶,你听我把话说清楚。

大婶:你是唐六七的亲戚没啥好说的。

陈耀古:我们是找他要债的。

大婶:(疑惑地)向他要债?他欠你的债?你们是……

陈耀古:他在这唐家窝作恶多端,欠下穷苦人的血债,现在我们来向他讨还。

大婶:你们是尊三围的赤卫队?

银涛:大婶你说对了。

大婶:(微笑着)怎不早说呢,快进屋坐。(上来开水)他躲进大深山里,十天前的一天夜里摸回来杀害两个参加了县赤卫队的家属,他扬言谁参加赤卫队往后都没有好下场。大家都害怕,你们早该来呀。

陈耀古:他躲在大山深处什么地方?大婶你知道吗?

大婶:叫草寮坑这个地方,进山砍柴的人见过他。

陈耀古:他的长相怎么样?

大婶:个头不高,刀子脸,说话有点口吃,脸色黑,有人叫他烏脸鬼。早年在伪公所做过事手里有支短枪。

十一

去大深山的路上。陈耀古和银涛化装成进山砍柴的模样。

银涛:陈书记,这一带你都熟悉?

陈耀古:跟石柱他爹打猎,这一带不知跑过多少回。

银涛:唐六七手里有枪,我们不能不防呀。

陈耀古:想办法智擒他。

银涛目光移过来看见路侧边稍远的地方一条树枝上有条绳索吊着一只黄麂。

银涛:陈书记,你看麂子。

陈耀古:是人家放绳索给套着的,把它解下来。

银涛把解下黄麂背上和陈耀古继续往深山里走。

十二

大深山里的小窝里有一间草寮,寮顶冒着烟。

陈耀古和银涛在草寮对面的树林里,他们仔细地观察着草寮,接着挥柴刀砍柴。

陈耀古:(小声)你娘会唱山歌,你也来一首,把草寮里的人引出来,看有多少人。

银涛(清清噪子)唱:阿哥砍柴进大山,好靓妹子有人贪。

今日阿哥约妹子,不知靓妹那座山。

唐六七听到歌声从里边出来,跟着出来的一条小白狗瞎汪着。

唐六七:(粗声粗气)对面的是什么人。

陈耀古:我们到大深山里来砍黄绸木做刨子的。

唐六七:蒙得了谁呀,你们是赤匪。

陈耀古:你说屁话,赤匪都到县城竞争非常激烈。但是这也导致了在这个行业出现了更多的虚假信息吃酸喝辣的去了。

银涛:我们还捡来一只麂子,想到你这里煮来吃。

唐六七:(嘀咕:好久没吃过肉了,赤匪是不会到这里来的)你们过来吧。

陈耀古:等我们砍到黄绸木再过来也不迟。

银涛:听他说话550)this.width=550" /> 陈冠希回港后一直忙于赚钱有点口吃,只有他一个,一定是唐六七这个家伙。

过了一会儿,陈耀古背着一根木,银涛背黄麂来到草寮前,他们微微扫一眼四周的情况。他们把肩上的东西放在地上。

陈耀古:老表。

唐六七:(从里边出来)你是?

陈耀古:你看这只麂子有多重。

唐六七:(掂掂黄麂)少也有二十四斤(稍有口吃)你你,你们?我见过你。

陈耀古:我家住岗头常年在外做木工,你那见得着我,快拿刀来剐鹿皮。

唐六七到厨下拿来一把菜刀。

陈耀古:你在这里住了好几年一定吃过不少的麂肉,剐麂皮你熟手一定剐得快,你动手。

唐六七:我当然熟手。

唐六七蹲下剐麂皮。陈耀古冲着银涛暗暗使眼色,银涛扑上去使劲抓住唐六七的手把刀夺下来。

陈耀古:(迅速掏出枪对准他的脑袋)唐六七你别动。

唐六七:(侧过头)你是山里的土匪还是赤匪?

陈耀古:我们是尊三围赤卫队。

唐六七瘫痪在地上。

十三

尊三围大门前。陈耀古和银涛押着唐六七走来,从围里出来的孙光标和赖六秀见着迎上前。

孙光标:(高兴)我还想派几个队员来唐家窝来援你们,没想到这么快就抓住了他。

银涛:孙队长,你看,我们还有这个收获呢。

陈耀古:银涛快把麂皮剐了,半斤八两的给各家各户送去,让大家都尝个鲜。

赖六秀:(含情的望着银涛)浑身脏兮兮的,快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

银涛冲着她甜笑。

十四

晚上。尊三围大厅里,陈耀古整六秀孙光标他们在开会。

陈耀古:上级布置我们扩红的工作要尽快落实,我们的名额不能少以十五名,另外明天开公审大会,孙队长你一定要布置好警戒。

孙光标:好的,明天下午我们派人把那批打制好的大刀取回来。

赖六秀:有女青年要求参加红军,不知道招收不招收。

陈耀古:(笑)这个问题我还没有问过上级呢,暂时缓招,请示上级再说。

十五

同时这个时候,陈耀古的母亲一只手拿着灯一手拿着竹夹站在猪圈前,看着产仔的母猪。

陈耀古:(开会回来)娘,你在看啥呀。

陈大娘:正下着猪崽。

陈耀古:娘,你去睡,我来看守。

陈大娘:你没早没夜的忙,够你辛苦的,去去,你先睡。

(陈走远了,她把一只刚产下的仔猪夹到门前的箩筐里)

十六

第二天,尊三围门前搭着一个简易的审判台,上边写着“公审大会”

下边有不少的民众。陈耀古、赖六秀还有几个赤卫队员在台上,唐六七跪在台上,手反绑着,背上插着一支死牌。

陈耀古:(雄气勃勃)乡亲们,打地主分田地,这是我们革命的主要内容,反攻倒算的大地主大恶霸唐六七,躲进了大山,晚上摸回来杀害两个赤卫队的父母,唐六七实属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于平我们穷苦人的愤。

(众高呼):打倒地主恶霸!

陈耀古手一挥,银涛和另一个队员把唐六七押下台.

十七

谢大娘家里。谢大娘缝补着衣服

陈耀古:(进来)大娘,听说你找我有事

谢大娘:(摘下老花镜)你椅上坐,(上来一碗开水)现在扩红,我想替我家铁涛报个名。

陈耀古:大娘,你把大儿子金涛送到红军队伍里去了,又让二儿参红,你就不心痛吗?

共 2270 字 6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巨著!文章以“十年内战期间,国民党反动派围剿中央红军,攻打红军临时政府所在地瑞金”为线索,讲述了苏区军民誓死守卫瑞金门户——尊三围,与敌人展开斗智斗勇的恢弘壮举。在以镇党书记陈耀古为首,包括赤卫队员赖六秀、孙光标在内的领导下,除了铲除当地劣绅土豪,分封田地,保卫自己的劳动果实,更加坚决的阻止国民党反动派围剿工农红军企图:敌人动用了包括飞机、大炮在内的重型武器攻打尊三围,却始终不能突破;敌人甚至幻想利用利益引诱苏区人民就范,却被苏区人民将计就计,继而戏耍……但最后城中终因弹尽粮绝,守城居民壮烈牺牲。这是一篇有血有肉,波澜壮阔的感人故事。小说感动处无处不在,“我不洗,省下这盐水给娃娃们蒸糊饭用,他们吃不上糖,盐总不能缺”、“天天肚子饿,扑老鼠煮着吃”、“三斋走了总不能让他躺在那里,你给我备用的棺材让他用”……条件虽然艰苦,但守城的军民始终团结一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诚如陈耀古所说,“大家团结一致,敌人攻我们的城,不能攻我们的心”。此刻,编者突然想起一篇文章,他们,是最可爱的人!【:上官风】【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8: 8:16 这篇文章,读来让人热血沸腾!

回复1楼文友: 16:20:41 谢谢老师,辛苦你了!

2楼文友: 16:59:51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楼文友: 06:42: 0 拜读了先生的作品,写的好 历史题材 爱写作,特别是剧本。虽没天赋,但有执着,相信花开总有结果时。

软肝片全疗程用药的注意事项
日照哪里能治疗白癜风
筋骨痛
友情链接
石家庄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