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永镇仙魔第八百二十六章折磨营养

2021-01-15 来源:

永镇仙魔 第八百二十六江丙坤与陈云林表情愉悦的走出会场章 折磨

黄衣女子显然惊讶了,或许是因为骨子里的那种无与伦比的高傲和自信,黄衣女子初始并没有在意陈羲,也没有在意藤儿。相对来说,她甚至对藤儿的在意更多些,或许因为都是女子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她有些羡慕藤儿的缘故。

和藤儿相比,她的骨架稍显大了些,多了英气,少了些女子的娇柔。也许在她在意的人面前她并不强势,可是那种与生俱来的强大是无法改变的。哪怕她曾经柔情似水,可是在男人眼里,她的强大就是毋庸置疑的压力。男人都有一种通病,不管是神还是人,都一样自大。

而自大又分成几个层次,最不要脸的自大认为女人是自己的附属品,就好像自己的烟斗,自己的酒壶,自己的画笔,自己的棋盘,不过是一件独属于他的物品罢了。

一般的自大,则认为男人是大丈夫,天生就是比女人强,所以女人比自己强就会感到压力。

还有一种看起来温柔的自大,骨子里还是大男子主义作怪。表面上看起来温柔体贴,处处呵护,其实多半不是因为真的特别爱这个女子,只是因为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当然是男人保护女子,而不能是女子保护男人。

或许,当初神祖和魔祖,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压力,哪怕陌穹大帝已经尽力压制自己的修为。

在神祖和魔祖最初争斗的时候,她或许还在隐藏自己,假装自己无法去左右两个人,从心里来说,她是不想伤害两个人的自尊心。然而到了后来,神祖和魔祖两败俱伤,她不得不站出来强势一些,就在这个时候,神祖和魔祖才真正体会到了她的强大无匹。

陌穹大帝,其实是她的自称。

一个给自己取了这样名字的人,怎么可能又真的娇弱?

也许,在她心里,也期待着一个比自己强大和男人来保护自己。只是,谁也无法真正读懂她的内心了吧。

所以黄衣女子看到陈羲体质的时候愣住了,她没有想到自己会真的遇到如此强大体质的人。虽然现在这个年轻男人看起来真的很弱小,在她眼里陈羲的修为根本不入流,但是没有人比她看得更透彻陈羲的弱小,只是修行时间上的短暂。如果给陈羲更久的时间,那么陈羲的实力将会突破会飞跃。

“可惜”

黄衣女子喃喃了两个字。

藤儿吓了一跳,黄衣女子说可惜,她以为是黄衣女子觉得陈羲的伤势已经没救了。虽然之前藤儿已经做好了和陈羲一起死的准备,可是知道黄衣女子很强大之后,她怎么可能不会想到,求黄衣女子救陈羲呢。现在黄衣女子说了可惜两个字,藤儿的心立刻就跌倒了谷底。

“求求你救他好不好?”

藤儿看着黄衣女子乞求:“我知道您一定有办法的。”

黄衣女子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藤儿是被自己那两个字吓到了。她瞪了藤儿一眼:“他就值得你那么在意?没错,我有办法救他,可是我为什么要救他?你们两个人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若换做是你受了重伤,念在都是女子的份上,我会救你。但是他是个臭男人,我为什么要救他?”

藤儿张了张嘴还想求她,陈羲艰难的抬起手抓住藤儿的手,然后缓缓的摇了摇头:“记得咱们两个以前说过的话吗,一起吃喝玩乐,然后一起死掉。在寻常人的世界,能一起生活百年便是极限。我们虽然连寻常人相处的时间都不够,可是我们一同经历的更多,这就已经足够了。生死,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不用去看别人什么态度。”

黄衣女子冷哼:“假惺惺,说什么一起死,还不是因为你自私。你受了伤而她没有,你却要拉着她一起死,真是够恶心!”

藤儿也游戏恼火,看向黄衣女子说道:“没有你的事。”

陈羲拉着藤儿的手笑着说道:“不用理会这些,你只需要告诉我,愿意和我一起死吗?”

藤儿使劲点头:“愿意!”

陈羲笑起来,看起来格外的开心:“那就好,我们在意比人干吗刚才摔下来的时候,天戮剑掉在那边了,你帮我去把天戮剑拿回来。若是死了,我也要天戮剑带在身边的。那是满天宗祖师留下的东西,我不能随随便便丢掉。”

陈羲往一边看了看,远处天戮剑就躺在地上。藤儿点了点头:“你等我,我这就给你拿回来。”

陈羲笑着点头。

藤儿起身,朝着天戮剑那边跑过去。

陈羲等藤儿起身,手心里幻化出戮字符。戮字符闪烁着微光漂浮在他指尖,然后他闭上眼喃喃了一句:“纵然痛苦,你也要活着。”

然后陈羲把指尖按向自己的心口。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这次真的不行了。虎奴的拳劲已经攻破了他心脏的空间,将他的心脏震的出现了无数的伤口,在心脏空间之中的灵魂也已经虚弱无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距离死亡如此之近,陈羲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几分钟了。

“求你,别让她死。”

陈羲说完这一句话之后,戮字符刺入心口

黄衣女子大惊,一拂手指尖,本来已经刺入陈羲体内的戮字符消失不见。

恰在此时,藤儿快步跑回来,看到了这一幕。

黄衣女子冷声说道:“说来说去,还不是自私,你自己死了,丢下她难道就是对的?”

藤儿跑过来抱住陈羲:“和你又有什么关系,这里虽然是你的地方,但是我们自己选择死亡难道都不行吗?之前他骗我说一起死的时候,你说他自私,现在你还是说他自私,其实是你心里已经扭曲了吧。或许你承受过很多痛苦,可那是你的过往,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走吧,我们只想安安静静的守着最后这一点时间。”

黄衣女子怒道:“天下男人,哪有一个不自私的?初时看我美貌,便要霸占。然后见我强大,便要她认为利用。说来说去,一个个都是自私自利之人!我偏偏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为了自己心爱女子而真正无私的男人。”

藤儿道:“你信不信,与我何干。既然你不愿意离开,那我们离开你的地方行了吗?”

藤儿把陈羲抱起来,然后缓步走向远处。她也不知道要去哪儿,只是想珍惜这最后最后的一点时间。陈羲若是死了,她绝不会独活。她就想抱着陈羲这样往前走,哪怕只是走那么几步就到了时间尽头。她身材完美,但是身高比陈羲差了不少。她将陈羲抱着,陈羲的双手和双脚垂下来,两个人这样前行的模样,显得无比苍凉。

黄衣女子看着藤儿逐渐远去的背影,脸色变幻不停!

“我偏就不信,他真的在在智能上意你胜过在意他自己的命!”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猛的一拂袖,一阵狂风卷过,藤儿和陈羲全都不见了。

片刻之后,在一座看起来很坚固的石室之中,藤儿被黄衣女子以超绝的实力禁锢在一个角落,无法移动。而陈羲则被黄衣女子绑在一根石柱上,那以精纯修为之力形成的锁链,陈羲断然无法挣脱。哪怕就是陈羲没有受伤,将实力提升到极致,也无法挣脱。此时陈羲已经将要走到生命尽头,低着头,已经抬不起来了。

“不过是临死之前,故意表现一下自己的那种无私罢了,我才不会相信这是真的无私。”

黄衣女子转身走到不远处的一个石凳上坐下来,冷着脸说道:“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内心,看看你承受千种折磨万般痛苦的时候,是不是还能假装的出来!”

她抬起手往前一指,一股浩然的力量从她指尖激射而出,刺入了陈羲的身体里。陈羲的身子好像被雷电击中了一样,立刻就剧烈的颤抖起来。

“不要!”

藤儿瘫坐在地上,眼泪直流。

黄衣女子转头看向藤儿说道:“你见的还是太少了,今天就让你看看,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对女子真心的男人。我先不让他死,让他承受无尽折磨,看看他到底说不说实话!”

陈羲身上电芒闪烁,一条条电蛇来回游走。不过片刻,陈羲的皮肤就变得焦黑起来。好像是干枯多时的河床一样,一块一块的裂开。残破不全的执争甲,竟然被电芒烧的化作了铁水,流到一边。陈羲的肉身开始散发出一阵阵的焦臭味,青烟阵阵从他的身上升腾起来。

这不是普通的电芒,哪怕就是普通的电芒,从陌穹大帝的手里施展出来,也威力无穷。陈羲的肉身承受过各种痛苦,经历过数千次的崩碎重塑,然而在陌穹大帝的实力面前,万劫神体似乎也没有任何改变的能力了。

“说,你到底是爱的死自己的感觉,还是这个女子!”

黄衣女子怒问。

陈羲艰难的抬起头,脸都已经黑了,脸上的肉皮爆开,黑乎乎下面裂开的口子里,是鲜红鲜红的血肉。

陈羲抬起头,却根本没有看向黄衣女子,而是看向藤儿。他的眼神里都是安慰和温柔,就好像在对藤儿说,我没有事的,你放心吧。

黄衣女子大怒:“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她一抬手,随手一挥,陈羲的血肉就全部分离了出去,只剩下骨架和内脏。此羊城晚报 刘毅时陈羲的心脏已经彻底暴露出来,微弱的心跳还在继续,可是那心脏上已经伤痕累累。

陈羲的眼睛没有了,脸上的血肉都没有了,可是那骷髅头,依然朝着藤儿的方向。

藤儿哭着微笑:“陈羲不怕,藤儿会跟着你的。”

黄衣女子道:“还是看的不透彻,那我就撕开你的伪装,看到你的内心深处!”

她眼神一凛,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凝集在陈羲身体周围,然后开始往他的心脏里灌入。陈羲的心脏开始越跳越快,随时都要爆开似的。

贵阳哪家医院男科好
5个月的宝宝腹泻
西安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多少钱
友情链接
石家庄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