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夏天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分永恒

2021-05-02 来源:

夏天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分,娶个媳妇叫刘娟,和妈妈特别投缘,婆媳关系比母女还融洽。婆婆年轻,儿媳漂亮,出双入对,攀肩搂腰,好不叫人眼馋!

可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夏天家这本经呀,比其他人家都难念!好好的,刘娟的妹妹竟得了肾硬化,需要做肾移植手术。经检测,刘娟的各项体能指标和妹妹的完全相符,也就是说,刘娟可以给妹妹供肾!

“什么,换肾?把你的肾割下来,给你妹妹?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妈妈头摇得像拨浪鼓,脸沉得似积雨云。

“妈,瞧你说得多恐怖啊,人家那叫肾移植,是医疗手术。”刘娟噘着巧嘴说。

“甭管叫什么,就是不行!”妈妈的嘴封得死死的。

“你……”刘娟敢怒不敢言。

“我知道,你妹妹病了,你很难过,我也很难过啊!我也在想方设法帮衬呀。我寻思啊,我手里有十几万养老金,你先拿去应应急,实在不行的话,天啊,我们老家集镇上那栋老宅,你去把它卖了,也能卖个几十万,救命要紧!”

“妈!”刘娟激动得什么话都说不出。

“妈,现在关键是肾源难找!”夏天在一旁抢白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不信,别人能找到,我们就找不到!”妈妈狠狠瞪一眼夏天。

“妈妈,肾源真的难找!”刘娟据理力争。

“等,耐心等!”妈妈信心十足,“为了救你妹妹,妈妈什么都可以给。但是要你的肾,把你的肾割下来,不行。人要是没了肾,没个整样儿。割肾的时候,医生一不留神,不就完了?一条命,全在医生手里,妈呀,想起来心里就发憷!”

“妈,瞧你,婆婆妈妈的。”夏天埋怨道。

“婆婆妈妈怎么啦,我本来就是婆婆妈妈。你媳妇的婆婆,你的妈妈,不对吗?噗嗤。”妈妈忍俊不禁,竟笑出声来。小俩口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空气一下子缓和了许多。

“笑归笑,我再重复一遍,要钱要物,只要我有,都给。要肾,也就是要娟儿的命,要我老太婆的命,不给。这是我的底线,你们就是说下大天来也没用!”

这次谈话不欢而散。

一段时间里,夏天饱偿了夹板气的滋味。一边是妈妈不信医学,认定肾移植风险太大,决不允许儿媳去冒险!一边是刘娟为救妹妹,就是刀山火海也要闯……

峰回路转又一春!一天,夏天兴冲冲地对妈妈说:“找到了,找到了,上海打来,找到肾源了!”

“真的?这么快就找到啦!”妈妈将信将疑。

“真的!我妹夫刚打说,过几天就要做移植手术,他一个人怕吃不消,请我们两人到上海去帮帮忙。”刘娟抢过话头,很奋兴地说。

“你们两个,都去上海?”妈妈皱起了眉头。

“对啊,马上就走!”

“那……”妈妈沉默良久,最后挥挥手,深情地对刘娟说,“去吧,好好照顾妹子,好好照顾自己!”

它也很有可能是目前能买到的最好的混合PC。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刘娟妹妹的移植手术很成功,夏天他们在上海的使命也已经完成,高高兴兴打道回府。

这天,妈妈早早等在火车站出站口,刘娟刚一出站,妈妈就一把拉住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打量起来。

脸色苍白,身子微虚的刘娟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妈,你都知道哇?”

“天是我拉扯大的,他那点伎俩我能不知道!”妈妈不屑地说。

“你知道了,为什么不拦?”夏天不好意思摸摸后脑勺。

“嗨,亲情挡不住哇!”妈妈感触颇深。

“可,可我们冲破了你的底线。”刘娟好像触犯天条似的忐忑不安。

“我的底线就是家人平安。你现在平安回家了,好,比什么都好!”见刘娟除略显体虚之外,别无他恙,妈妈的脸开始爬上笑容。

“妈—”刘娟扔掉行旅,不顾一切扑进妈妈怀里,抱紧妈妈嚎啕大哭……

共 1 4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讴歌大爱的作品,赞颂了夫妻情、婆媳情、姊妹情,充满温馨和谐,主题积极向上,值得推荐。 【微编 王老大】【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8:09:0 问好,欣赏佳作。

冠心病合并高血压吃什么药
天津哪家医院治疗男科好
杭州治男科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
石家庄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