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永恒蓬莱第675章镇妖塔倒搭配

2020-05-21 来源:

永恒蓬莱 第675章 镇妖塔倒

这个世界,还有修行的等级?什么五轮修境界,剑道境界,符师等级,可谓五花八门,哪里有统一的标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万千足见到夕遥疑惑,冷哼道,“云麓书院的修行繁杂,当然没有一体衡量的标准,不过,在云重鬼渊,可是有固定的标准。”

夕遥来了兴趣,“那你说说,云重鬼渊如何划分等级的。”万千足道,“在云重鬼渊,分为天地玄黄四阶,每阶九品,被称为四九等阶。”云重鬼渊,便是按照四九等阶来划分等级,夕遥存有一个大大的问号,“那你是什么等级?”万千足这样的妖王,大概很厉害的吧。

“在云重鬼渊,玄阶九品,便会称为妖王,我当然也是玄阶九品。”万千足有些得意洋洋的介绍,夕遥却满脸黑线,天地玄黄,玄阶九品,也仅仅是中游水准吧。万千足见他这样的表情,只能怪夕遥的孤陋寡闻了,“你懂什么,在云重鬼渊,玄阶九品,就是最高级的战力,里面根本没有地妖的存在。”

夕遥恍然,“这么说,在荒古世界,才有地阶和天阶的存在。”万千足点头,“可惜,荒古世界的入口,被神麓阁的人占据。”“那你们就没想到,把这条通道打通?”神麓阁的山门,一半在云重鬼渊,一半在荒古世界,牢牢扼守住两界的通道。

“怎么可能没有,两万余年前,十大妖王带着大军,想要攻陷神麓阁,却遇到了一位地阶高手。不谈神麓阁其他战力,就仅仅这一位地阶高手,就让他们折戟沉沙。神麓阁不干预云重鬼渊,但如果有人要挑战它的权威,就会遭到毁灭打击。妖域,鬼域,混乱域,霆渊,有好几个国家,都因此而覆灭了。”

夕遥愕然,没想到云飘飘的家族居然那般强大,可以算是云重鬼渊的主宰,就是不知在荒古世界,实力如何。夕遥问道,“那这些书院的弟子,又是什么等级?”万千足道,“如张怀这般,大概玄阶七八品的样子?”夕遥脸色灰白,照这么说,云杰也大概玄阶七八品,而自己,才刚刚修行,顶多算是黄阶一品,这个差距,不是一丁点儿的差生产日期较早的摆放在前面方便拿取处距呀。

但境界却不完全等同于实力,譬如云麓书院的大儒,即便鬼王碰到,也得退避三舍。“怎么,你在云重鬼渊,便是巅峰战力了。”万千足倒是有些谦虚,“这道不是,有些活了数十万年的老妖怪,而且掌握了本命神通,岂是我这种小妖能够匹敌的。”

同样是玄阶九品,差距也是很大的,等级并非全部。夕遥看了看万千足,委实没有想到,他居然有这般强的战力。现在是打死也不会将它放出去的了,这蜈蚣妖出去,只怕一口就能吞掉他。虽然万千足奈何不了他的灵魂,可是脆弱的**若是丢掉,就只能成为孤魂野鬼。

万千足却开始祈求,“替我揭开符文,出去之后,我一定听命于你。最新章节全文阅读”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夕遥道,“你让我拿什么相信,只怕放你出去之后,立马就会吃了我。”万千足转动眼珠子,想着办法,“这样,我交给你一缕灵魂,我若是敢违背你的话,你灭了我灵魂。”

夕遥有些怀疑地看着万千足,这老妖怪,只怕是欺负自己不懂修行,才来糊弄自己。夕遥道,“现在还不能放你出去,等我能够制住你之后,再带你出去。”千足蜈蚣的眼光里充斥着火焰,“原来,你都是骗我的。”夕遥自问并没有骗他什么,“我可没有承诺,一定要放你回去。”

万千足就要冲过来,想到夕遥的神异,以及灵魂里的神辉,含恨退了开去,“放我出去,我带你去找乱帝神藏。”乱帝神藏究竟是什么东西,万千足屡次三番以它诱惑夕遥,“我对乱帝神藏不敢兴趣。”万千足哈哈大笑,“就算是天阶九品的高手,也会垂涎乱帝神藏,你不过是不知道它的价值罢了。”

夕遥纳闷,“什么鬼东西,天阶九品都稀罕?”在天阶九品,就是这个世界的最高战力,应该应有尽有了吧,还需要找寻其他宝藏?万千足豪气道,“天阶九品之上,便是封帝,一代大帝,威压万界,玄阶九品高手,在其眼中,就跟一只蚂蚁差不多。”

封帝之战,更是打的万界崩毁。荒古世界,在帝乱时代之后,很久都没有人能够封帝成功了。这乱帝神藏,其中的价值不言而喻。但对于夕遥来说,好遥远,竟然一点儿都不真实。“既然连天阶九品都垂涎,你一个小小玄阶九品,又凭什么去抢夺?”

万千足极度鄙视,“菜鸟就是菜鸟,你根本不知道,云重鬼渊的最高极限,便是玄阶九品。那些地阶高手,除非降阶,否则根本不能来鬼渊。当年神麓阁的那个地阶高手,虽然力毙十大妖王,自身也因为天道规则,受了极重的伤,不久便死去。”

“就算荒古世界的人想要插手乱帝神藏,派下的最高等级,也只能是玄阶九品,我可不怎么害怕。”万千足倒是有足够的本钱,毕竟,他已经知道乱帝神藏的位置,而且懂得开启的办法。一代大帝的墓葬,岂会那么轻易就被别人给挖了,一定会机关重重。

原来荒古世界,云重鬼渊,还有这样的秘辛,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算是开了眼界。夕遥还是有些水泼不进,“即便这样,也等我有实力之后,才能来救你。这要是把你救出,你敢说,不会第一个除掉我。”万千足的确是这样想的,“等你达现在正等待着我们肩负使命的教团勇者们参与到玄阶九品,不知道还要什么时候。”

修行岂是一件容易的时候,跳跃等级的有,但大多数人都是循序渐进,也不知道夕遥需要多少时间,才能窜上玄阶,达到云重鬼渊的巅峰战力,玄阶九品。其实,这就只是一个借口。

――――――――

万千足听了这个借口,却不怎么愤怒,反而很惊恐,“你究竟是什么怪物?”夕遥不解,万千足已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他瞧了瞧自己,是正宗的人,为什么好像他很害怕的样子。“你又在耍什么花样,我有这么可怕么?”这万年老妖,不提防是不行的。

“你,你居然会神魂分身。”不到天阶,不得分魂,这种神魂分身,化身万千的本事,必须要到天阶,才能够成功。而且,极少有人能够成功。神魂分身之法,本体跟分身都能修行,是极为高明的修行法术,要求极高,一般人“他威胁坠毁飞机”根本不能达成。

夕遥指了指自己,“你说我会神魂分身,怎么可能?”现在顶多算是神魂出窍,若是这也算分身的话,自己的肉身,岂不是会自我行动。万千足的惊恐突然变成了惊喜,“你这是要逗我玩呢,明明都已经打算放我出去。”夕遥纳闷,“这个时候,万千足怎么说起胡话来了。”

接下来,他连自己都不敢置信。镇妖塔外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喊杀声,紧接着,飞剑破空的声音此起彼伏,而后,那些人都闷哼着倒地不起。那个闯镇妖塔的人,正在一张一张地扯掉塔身上的符纸。夕遥看清那个人影,面色铁青,虽然不怎么照镜子,可是那张脸,百分之百是自己的。

自己的灵魂都到了这里,肉身怎么能动,而且,那些红芒的威力也太大了吧。剑院守卫者,被那红光击中之后,全都倒地不起。而那些急速的飞剑,在红芒的抵挡上中,再也不能寸劲分毫。夕遥大叫不妙,灵魂出窍果然很危险,有人夺了他的肉身,要诬陷他。

攻打镇妖塔,杀了剑院弟子,放走千足蜈蚣,这每一桩罪名,都是死罪。这比杀死麋鹿的罪大多了,这已关系到书院的存亡。千足蜈蚣当年,在混乱边境大肆猎杀人族,本就是天下人族之敌。这叫他出了镇妖塔,在云重鬼院活动的人族,岂不是会遭遇灭顶之灾。

是云家在陷害他么,这一次用了这么一招绝户计。夕遥赶紧朝外面窜了出去,万千足突然一声狂吼,万千条腿晃荡着,一双巨大的眼睛冷冷地看着镇妖塔上的符纸一片片被扯掉。夕遥灵魂入了身体,只感觉身体有一股牵引之力,在牵动自己的身体。

双手猛的一用力,那些丝线便断裂掉,获得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夕遥站在镇妖他的塔身上,跳跳正欢快地撕扯着符纸。以为是夕遥自己决定的,它撕扯地真欢快。“跳跳,快贴回去,别撕了。”跳跳纳闷,见夕遥正捡起被撕掉的符纸,贴在塔身上,也赶紧贴起来。

一柄剑呼啸着,从夕遥的后背穿过。夕遥狂吐一口鲜血,呆呆地捂住伤口,回过头去,只见塔底上有一人,浑身是血,还保留着御剑的手势,冷冷说了一句,“叛徒。”身为人族,居然要破坏镇妖塔,将里面的妖魔释放出来,为祸书院。

夕遥这次算是跳进河里,也洗不清了。胸口痛的十分难受,先前受的伤也一寸寸迸裂开来。万千足已扯断了捆缚他的锁链,九天十地功全面发动,整座镇妖塔都剧烈晃动。那些残留的符纸散发光芒,正竭力压制着。夕遥被冲飞地那一刹那,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死了么。”

镇妖塔轰然倒塌,一头巨型蜈蚣从废墟中窜了出来,发出哈哈的大笑,“我终于出来,终于出来了。”幸存的剑院弟子浑身发抖,千足蜈蚣巨尾,一扫荡,将这些人都拍成了肉泥。他巨大的眼睛,寻找夕遥的身影,只见夕遥倒在崖壁边上,生死不知。

各式各样的妖怪,从废墟之中冲出来,这里的妖气,急速增加。妖怪们似乎被憋了太久,叼着剑院弟子的身体,也不管活的,还是死的,统统一口吞下。有小妖道,“妖王,不如我们在这云麓书院你闹上一闹,打破这些山门,您看如何?”

这些妖怪意气风发,不知天高地厚,跟万千足当年几乎一样。可是万千足却没有这么傻,他表面上倒是答应,“好,他们正打算过来剿灭我们,这就跟他们拼了,以报被囚之仇,冲啊。”在万千足的鼓舞之下,这些妖族,朝着远方的人影杀将过去。

一声大吼,从远方传来,“妖孽,哪里逃。”万千足仔细探查,有数道流光飞奔而来,一名玄阶九品,三名玄阶八品,六名玄阶七品,更多的人正快速朝着此处赶来。万千足狠狠地看了一眼夕遥,身上土黄色光芒闪动,慢慢的没入泥土里,消失不见。

噗噗噗,血雨从天而降,剑气纵横,这些妖魔尽皆死于剑下。这些胆大的小妖,还真是无所畏惧,被万千足当了枪使,而他却悄无声息,逃之夭夭。剑院的高层,几乎倾巢而出,面对这样大的阵容,还要傻乎乎地撞上去,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剑院院长一声冷哼,“哼,想跑,追。”众人朝着云重鬼渊入口处赶,这千足蜈蚣,一定想逃出碧野。这十人中留下一人,冷冷的朝着夕遥走去,周身的光芒闪动,杀气四溢。跳跳尖叫着,希望有人回来帮他们。这云杰,看来绝对不会放了夕遥。

“云师兄,你这是干什么?”一个男子出现在云杰的身侧。云杰面色微寒,“关义,你要多管闲事。”废墟中,有一名弟子颤颤巍巍站起来,“师兄,就是他由于收益率较高与经济增长相对强劲,打伤了我们,破坏了镇塔符纸,将千足蜈蚣放走了。”云杰冷冷地看着关义,“你现在还要包庇他么?”

关义冷冷一笑,“云师兄,既然是他放走了万千足,就是犯了刑殿的律法。理应将他交给上院刑殿,你这般妄动私刑,又如何说的过去。万一他还有同党,若是不能追查下来,那就惨了。”云杰的脸色更加阴鸷,这关义屡次三番破坏了他的计划。

提供全文字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永恒蓬莱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用量
静脉曲张的保守治疗
太原白癜风医院冯霞
跌打损伤去痛消肿药
银川治疗白斑病费用
衢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友情链接
石家庄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