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永恒之雾第一百三十五章出现营养

2021-01-15 来源:

永恒之雾 第一百三十五章 出现

一排排摆在架子上的猩红色烛光,无法穿透黑雾的限制,只能在有限的角落里散发着猩红色血液一般令人作呕的不详光晕。

屋顶的上梁挂着不少无法动弹的躯体,他们不管男女老少,只是都紧闭着自己的眼睛,发出微弱的呼吸,面色痛苦,像是在做着一场永远也醒不过来的噩梦。

鲜血从他们身上缓缓滴在地上,发出清脆又颇为密集的的水滴撞击声。

空荡荡的大教堂一般的房子里充满着血腥的气味,地面上斑杂的血迹以及雕刻在地面上,那些繁杂的,邪恶的阵纹,加之其内灌溉着的暗黑色血液,给人的感觉污秽又肮脏。

帕契喘着粗气,视线范围内仅仅只是一片红色。他浑身赤裸,光着脚艰难又缓慢的走过一排排刺眼的红色光芒,走进空荡荡大教堂的中央,向着法阵的中心位置,赤裸着的脚感受着地面上滑腻的血液,感受着地面上复杂细腻的雕纹。

真是美妙的杰作……

他模糊的脑子里这样想着,感叹着这里唯一的艺术家——大概是这么称呼的,现在已经挂在了这栋房子里,成为了其中之一的祭品。

现在他在哪里呢?帕契这样想着,喘着粗气,抬起头,却被正上方滴下的血液模糊了眼睛。

滴下的血就像是火焰一般灼烧着帕契,从眼睛深深流入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他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上,浑身因为痛苦而抽搐着,腹部中央的一张苍白而又面无表情的脸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他却拼命压抑着自己,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这里原本是一群希望自己能够活的久一些的人,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聚集在了一起,企图以接近未知,服从未知而换取任何生的希望,哪怕只是相对于他们已经笃信无疑的彻底毁灭稍稍长久一些而已。

不过现在他们都已经死亡了——或者是接近死亡,帕契这些人已经是最后一批。这恐怕还比那些在外面挣扎求生的人死的还要早一些。

“呃呃呃呃——”跪倒在法阵中央的家伙终于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声音,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渐渐开始融化成为一滩血肉,而这过程当中他却是变得无比清醒,正是因为这样,他的痛感也被无限的放大。

清醒中的帕契承受着无边的痛苦,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体的渐渐融化,思绪却犹如那日初时一般,飞扬起来。

我是唯一不受这些怪物影响而清醒的人。

我是在与怪物接触之后附身既没有失控,本人也没有发疯的人。

我也能够承受它的声音。

也许当初如果我选择另外一条路,也许会有不同的结果。

可是……

他看着猩红的法阵渐渐亮起,一根根或长或短,或粗或细,形态细节几乎各不相同的触手如同挤牙膏一般源源不断的挤出这个几乎覆盖了整个大教堂的小小法阵,感受着这个怪物身上芝加哥公牛队保持连胜势头。在德里克-罗斯继续休战的情况下近乎无与伦比的恐怖力量,并看着一条条触手争先恐后的向自己包裹而来,清晰的感受着自己身体被吸入一样的痛苦。

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最后应该也都只能这样丑陋的面对死亡而已。

作为最后一个祭品。

……

“呼……”林奇骤然出现在一个阴暗开始装神弄鬼。他向对方要求的小巷子里,喘着粗气,血液不断地从他的口里溢出来,胸口也由原本被麦克打出的小洞为中心,从两边裂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并且有着逐渐向着两侧蔓延的趋势。

这一次他冒险使用闪烁终于产生了恶果,恐怕下一次再使用闪烁的话他也许整个人都会从开口处直接分成两半。

不过能逃出来已经是万幸了。

追踪仍然在继续,林奇能时刻感受到来自于身后一双发着光的眼睛正跨越了无数障碍,遥遥的看着自己,并缓缓接近。现在他就只能拖延时间,一直拖延到下一次掷枪的必中效果冷却时间过去。

不久之前。

“他确实没有附身。”摩尔依旧站在林奇的背后,用自己阴沉的声音对着白发青年说着,没有露脸:“那么怎么运用天赋就是一个问题。我并不能看到他使用能力的内核核心是什么。”

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在战斗时同时与其他人格出现,共同作战的人格,不过他基本上只会用来处理问题。

林奇没有办法说话,他只是有些惊讶对方能够看出他的问题,同时在思考着自己能够依靠什么手段脱出困局。

“只要不是火焰一些都好。”白发青年说着,一步步朝着动弹不得的林奇走来:“只要他无法灼伤我,那我们总有办法。现在要做的就是,逼他说出来他究竟是靠什么取得的能力天赋。”

“我会让他说出口的。”摩尔说着,双眼渐渐开始发起亮光,就像上一次林奇从背后感受到的那样:“印记已经做好了。林奇,我现在给你一次说话的机会。”

林奇的嘴巴能动了。

“我***。”

“很好。”

然后就是突如其来的钻心般的剧痛,林奇的嘴巴再一次被封上,他只能一动不动的忍受着痛苦。

不过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

原本一直充当背景板的巨大黑色淤泥怪物终于动了起来,它水滴状巨大的形体开始了移动,并朝着他们这边移了过来,拖出一道长长的黑色油泥轨迹,然后又被很快的吸收。

它的速度很快。

“该死的东西!”摩尔的嘴里一边咒骂着,却不得不拎着林奇躲避这个恐怖的怪物——他们对这种巨大形体的怪物并没有什么有效的对付手段。

还没有结束。

一阵恐怖的波动自远处传来,同时伴随着这股波动,这堪堪躲避过黑色巨大怪物的三人却同时又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噩梦之中,明明眼睛睁着,神志也还算清醒,但却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动也不能动,同时又要分出心神来,感受着幻境中无穷无尽,奇奇怪怪,形态恐怖的怪物。

就像是过了无数年,又像是过了一瞬,林奇首先从恶梦中恢复了过来,他无力地跪倒在2克是多不饱和脂肪地上,甚至连用双手支撑的力气都没有。他的脑袋涨涨的,却完全没有了刚才突如其来的噩梦,或者说是幻境中的记忆了。

就像是真的做了一场梦一样。

而他身后的摩尔与身前的白发青年仍然只是僵着一张脸,一动也不能动。

林奇勉强站起,手中重新召唤出长剑与匕首——不管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杀掉眼前的这两个人比什么都重要。

就在他打算要乘人之危将这两个家伙杀掉的时候,他身前的白发青年一个踉跄,竟然也从幻境中脱离了出来,并且看起来中气十足,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损伤。

林奇便立刻启动了匕首的闪烁跳跃,向着前方未知黑暗的任何一个地方传送而去。

……

城墙之上。

宁越收回手,看着眼前残留着一滩微微泛着蓝色光芒黑色灰烬。

“看来伊戈尔是真的出事了。,而且感染他的力量有些奇怪,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叹了一口气,然后对着旁边的应岚说道:“以他的天赋,这实在可惜。我们的阵营又少了一个未来的支柱。”

应岚其实并不喜欢对方将继火者与附身者泾渭分明的分成两派的说法,所以她没有回应。

接着就是一股波及全城的恐怖波动。

宁越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而应岚则身体就像是完全僵住了一样,一动不动,脸上写满了痛苦,震惊与恐惧。

“这是什么!”震惊之下的宁越主要是 海外朋友向往台湾 甚至顾不上在一旁状态看起来非常危险的少女,他直接窜到了城墙边缘,看着波动的来源处:“这种可怕的力量……”

“太晚了……”一个面部被黑色雾气笼罩着的人渐渐从城墙里浮现至宁越身边,接着将自己脸上面具一般的黑雾散掉,他的语气充满了绝望:“您来的太晚了,大人。”

宁越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家伙,阴沉的脸色没有因为对方的出现而有丝毫的变化。

“伊戈尔?”

“我是伊戈,大人。”

杭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银川哪家医院治疗男科好
长沙医院哪家治疗妇科好
友情链接
石家庄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