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项目

长恨来迟第一百八十七章寻他节能

2020-10-21 来源:

长恨来迟 第一百八十七章、寻他

“可先前,分明是在靠近那女子时,木块泛了光亮,怎的会不是……”

“不是,便不是吧。”

“君帝!”

“再寻便是了。”

“可……”

视线抬起,君怀闻的眼中一片阴沉冰冷,只是一道眸光,便让影的话语,生生止住。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心头狠狠一颤,影的声音终是完全缄默,周身的妖气越显微弱,几近不再流转。

话音落下不过片刻的功夫,君怀闻已是将那木块重新挂好在腰间,视线沉沉掠过那凝着蓝色仙流的玉骨笛,一个转身,径直往床榻方向走去。

“你的任务,就是看好凤鸣。”

“若再多言,便不用跟着我了。”

随着这最后一句话落下,君怀闻的身形已是往床榻上而去,帐帘落下,隔开了影看向他的视线。

影的心头是一片浓烈的震惊,看着那并看不清人模样的床榻方向,一瞬间,竟是以为着是自己听错了。

自己跟在君帝身后足足千年的时间,不论什么时候,自己都是化作一道影子融在君帝的影子中。

三千年的时间,从未有过变数。

可今日,君帝竟是,说出了让自己不再跟着他的话。

这让他,如何不震惊?

“出去。”阴沉的话音,带着浓烈的不满,再次从口中说出,君怀闻早就是闭了眼,再未看向影的方向。

震惊的心头再次狠狠一颤,漆黑的身形一个敛下,影恭敬地弯了弯身子,旋即,黑色的妖气在原地缓缓消散,而后再看不见影的身形。

随着影身形的消失,君怀闻的舍殿内,又恢复了一片寂静,似是从未出现过人一般,沉沉不已。

无人知晓,这一夜,君怀闻彻夜未眠。

满心满脑,竟都是那个,灵动不已的女子。

……………………

一整夜未眠,以至于翌日的早习课,君怀闻同样未去。

纵然高楚在去习课前特意来寻了他,他却是丝毫未应声,只让高楚觉得,他的舍殿内,并没有人。

直至巳时。

敲门声,在君怀闻的舍殿外响起,轻巧却又厚重。

君怀意气风发的勒庞已经把目标锁定在2017年大选的总统宝座。闻早就是起了身,盘腿端端坐在了长榻上,一双眼闭着,两手置于双膝上,面具早就是被他卸下放在一旁,俊逸却又凌厉的面容,完全展露了出来。

黑发束起半绺,柔软地落在了他的身后。

纵然那敲门声已是响了有片刻的功夫,可君怀闻,并未打算应声。

周身妖气一阵流转,一道格外浓黑的妖气从他的掌心而出,径直往君怀闻的心口位置流去。

“文怀,你在吗?”

清亮的声音,恍若冬日里绽放在冰湖面上的细碎绒花,瞬时将君怀闻心头的寒冰重重敲开。

敲门落声的,正是卫絮。

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君怀闻置于膝上的双手,陡然用力攥紧,同时刻,眸子顿时睁开,眼眸中,是阵阵复杂的心绪。

饶是这未眠的一夜,君怀闻却是依旧未能想明白,对于这个名为卫絮的女子,自己究竟该是怎样的态度。

卫絮站在君怀闻的舍殿门前,纤纤素手轻扣成拳,轻巧地敲在了殿门上,眉心未蹙着,眼眸里,是一阵疑惑。

一大早,自己便又来了这东殿,卫絮知晓东殿弟子们有早习课,急急地便寻去了修习场,却是被告知,今日的早习课,文怀并未到场。

思来想去,卫絮还是来了文怀的舍殿前,想要看一看,文怀究竟去了哪里。

“叩叩叩————”

“文怀?”

询问的声音再次轻扬出口,卫絮的眉头越发皱起,似是在思索着,若是舍殿这处没有文怀,那他,又会去哪里?

舍殿内,一片平静,未有任何的声响。

卫絮敲门的手终是缓缓地垂了下去,抿唇抬眼,细细地看了看这舍殿殿门,卫絮的唇角泛起一丝无奈,旋即完全收回了手,一个转身,并未有任何的停留的打算,便打算离开。

脚步走到阶下,卫絮依旧是未有任何回头的打算,若非,听到了身后那响起的开门声。

身形快于思绪猛地转过,卫絮的面上是自己都未料到的一阵笑意,带着些许喜意的声音出口:“文怀?!”

君怀闻依旧是昨日的衣袍,不同的是,一夜未眠的缘故,加之思绪沉重,君怀闻那露出的右边脸上,是一丝从未在卫絮面前出现过的疲惫。

面具,早就是在打开门的前一瞬,被君怀闻重新戴到了面上。

“嗯。”鼻中重重地应了一声,君怀闻两手将那殿门完全打开,深深地望了一眼那在自己脑中出现了整整一夜的女子,旋即转过脚步,往殿内走去。

舒心的笑意从脸上舒展开,卫絮的眼眸垂下看了看自己脚下,旋即迈开步子,往君怀闻的舍殿内走去。

东殿弟子的舍殿格局大致相同,不过便是各个人的东西摆设不同罢了。

脚步刚迈入君怀闻的舍殿,卫絮便嗅到了一阵沉沉浓烈的香气,一如往常她从君怀闻身上所嗅到的香味。

这香气,分外浓郁巴菲特:我读到了一些关于中国国家主席的,绵厚烈烈,缠绕着卫絮的鼻尖,却是并未让女子有任何的不适。

反倒是在这香气里,卫絮越发觉得自己心安了下去。

若说师祖身上的桐花香是让人清醒纯粹的香气,那文怀身上的香气,便是格外不同的,能够让人心头完完全全沉寂而下的香气。

脚步跟着君怀闻往里头走去,卫絮下意识地抽了抽鼻子,话语也是脱口而出:“文怀,你身上,熏的是什么香?”

君怀闻的身形本就是一直背对着卫絮,此刻听了她的话,一直往里走去的步子停住,未回头,不过沉寂着声音,缓缓落了话:“千沉香。”

“千沉香……?”在墨家上习课时,卫絮也是学了不少的香,可这千沉香,她却也是第一次听说。

再次重重地嗅了嗅,卫絮的声音里伴着笑意落下:“这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呢。”

君怀闻的步子早就是重新迈开,而后在案桌前坐下,视线依旧未看向卫絮,甚至,再未应卫絮的话。

饶是昨日,两人间发生了那般的不愉快,可于卫絮而言,却是丝毫未放在心上。

23

前列腺炎
四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绵阳白癜风在哪里治疗
友情链接
石家庄房产网